中医椎管狭窄网 繁體中文 |加入收藏
 
   
首 页 临床治验 康复保健 专家答疑 病症知识 相关病症 医学百科 联系我们
深度睡眠竟然这么“危险”
来源:新华网 作者:共享

1-2期睡眠

这一阶段我们刚睡着,感官被遮蔽,大脑仍保持活跃并启动编辑程序,判断将哪些记忆保留、哪些抛弃。

总数约860亿的神经元通过电信号与化学信号彼此沟通。清醒时,神经元们形成一个熙熙攘攘的大群,动态犹如细胞层面的雷暴;若它们平稳而有节律地激发,呈现在脑电图上的是整洁的涟漪线,那就说明大脑的工作重心已经转向内部,远离了醒时生活的喧嚣。与此同时,各种感官接收器被遮蔽,我们很快就要睡着了。这就是第1期睡眠,也就是睡眠的最浅端,大约持续5分钟。

接着,从大脑深处升起一串火花,对大脑皮质的褶皱状灰色物质、语言与意识的中枢进行电击!这种每次半秒钟的电击名为“睡眠梭形波”,只要出现这波操作,表明人体进入了2期睡眠。

按照新理论,梭形波会给予脑皮质特定的刺激,使之保存好最近获得的信息。梭形波越多,人们第二天的表现就越好。

夜间,我们从记录模式转为编辑模式。大脑会主动甄别哪些记忆该留,哪些该删,但这种甄选不见得就是对的。

而睡眠对记忆的强化极其高效,这种效率不仅体现在占据约一半睡眠时间的第2期,而是在循环往复睡眠全程。

比如,精疲力竭的士兵刚从凶险沙场归来,不要直接躺下入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神经科学家吉娜·波认为,为了预防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这些战士应当坚持过6到8个小时再睡。

如果经历过一场大变故之后马上入睡,有些苦难经历没来得及在心理上消化,那么它们会有更高的可能性进入长期记忆,甚至影响我们一生的认知。

所以,睡前别吵架,别发火,别主动去引发不愉快的事情。但如果不愉快实在不可避免,那么请保持清醒缓冲几个小时再睡不迟!

3-4期睡眠

进入深眠状态,换句话说,这种状态,与脑死亡的状态相差不远!怪不得中国古人称睡眠为“小死”。三趾树懒每天10个小时在打瞌睡;果蝠能睡到15个小时;一种鼠耳蝠要睡20小时;长颈鹿的睡眠却不到5小时;马夜间站着睡一段,躺下睡一段;海豚的两个大脑半球轮流睡,总有一边是醒的,从不耽误游动;军舰鸟能在滑翔中边飞边睡!一个生物,大到鲸目,小到细胞,都不能开足油门连跑24小时,这是自然的铁则。

而对人类来说,主要的恢复发生在3期和4期的深度睡眠中。我们的细胞在深度睡眠期间分泌的生长激素最多,我们终生都要依赖这种激素来维护骨骼和肌肉,而且,睡眠对于保持体温、血压和健康的免疫系统不可或缺。

清醒状态下的神经元紧紧挤在一起,而入睡之后,有些脑细胞的体积会缩小60%,拉大间距。细胞间空隙是代谢废物的倾倒场——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种名为β-淀粉样蛋白的物质,它能扰乱神经元之间的交流,与阿尔茨海默病密切相关。只有在睡眠状态下,脑脊液才能顺着拓宽的空隙,把β-淀粉样蛋白冲洗掉。

大脑各种修复工作进行的同时,我们的肌肉则充分放松。我们在4期阶段通常不做梦,甚至可能连疼痛也感觉不到。4期睡眠和昏迷、脑死亡的状态相差不远,虽然富于修复效果,却是万万不可贪多的!

所以,我们在4期最多逗留约30分钟,然后大脑就会一脚把自己踢醒,这时我们往往一路逆行,穿过3、2、1期,直至恢复意识。

当你睡眠不足的时候,脑中第一个受到煎熬的部位是额叶皮质——为我们做出决断和解决问题的核心功能区。没睡够的人更容易发火、情绪化、不理智。而且日间小睡并不能弥补晚上睡眠不足的损失;任何惯于每晚睡不够6小时的人都有着更高的抑郁、中风、精神病风险;睡眠缺乏还与肥胖症直接相关:若没有充足的睡眠,胃和其他脏器会过度分泌生长激素释放肽,俗称“饥饿激素”,使人的食量超过实际所需。

疯狂的“REM”状态

其实我们每晚,都会犯一回“精神病”!因为我们每晚,都会REM。

快速眼动(REM)睡眠于1953年被芝加哥大学的尤金·阿塞林斯基、纳塔涅尔·克莱特曼发现。在此之前,REM通常被视为1期睡眠的变形、不具备特别的重要性。但其中独特的眼球速动,以及始终与之伴随的性器官充血现象一再见诸报告。

在成年人中,REM的持续时间大致占全部休息时间的五分之一。

我们每次经历REM快速眼动睡眠,都相当于犯精神病!精神病本就被定义为一种以幻觉、妄想为特征的状态。有些睡眠科学家称,做梦就是一种精神病状态——我们看到不存在的景象却深信不疑,时空、人物在眼前变化或无端消失,我们也安之若素。

新生儿每天能睡17个小时,却有近一半时间,是在类似REM的大脑活跃状况中度过。孕中的胎儿从第26周开始,有大约一个月无间断地处在与REM 睡眠状态。有种理论称,人生初期这些梦境般的历程相当于大脑的“软件测试”,是为全面上线在做准备。该过程被称为端脑化。

人体在REM睡眠阶段不再调控体温,内部温度保持在设置范围内的最低点,全身僵冷。心率比起其他睡眠阶段反而快一些,且深浅不匀。肌肉除了个别部位——眼、耳、心脏、横膈膜——全都动弹不得。

我们在REM睡眠中会相信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因为大脑的管理权已不在逻辑中心和冲动控制区那里了。

此时,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完全停产,它们是关键的神经递质,使脑细胞得以交流信息。如果没有它们,人的学习、记忆能力就会严重受损,陷入扭曲的意识状态。

但这和第4期睡眠那样的类昏迷状态不同。在REM阶段,我们的大脑是全面活跃的,能量消耗甚至不比清醒的时候少。

REM睡眠由大脑深处的边缘系统掌管,该脑区可以说是思维领域的原始丛林——我们最野蛮、最深层的本能在这里出没。弗洛伊德没说错,梦的确会引发我们的原始情感。

边缘系统包藏着我们的性欲、攻击性和恐惧,但也能让我们感受到欢乐、喜悦和爱。尽管有些时候会显得噩梦多于好梦,但这很可能是假象。只不过可怕的梦境更容易触动大脑的指令更改系统,把我们惊醒。

当我们睡着并开始第一段REM睡眠时,大脑——这台宇宙中已知最精巧复杂的仪器,终于可以快意地做自己喜欢的事了。它把自己全面激活,去玩耍,去做梦!有些睡眠理论家猜想,REM睡眠是我们最聪明、最睿智、最有创造力和最自由的时候——

也就是说,当你睡着之后,总共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你的大脑终于放飞自我,开始想干啥干啥。

此时,大脑让你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神经病。

 所以,大脑这么淘气,你还敢睡吗?

文章最后我们要郑重提示:一定要敢睡!而且要按时按点好好睡!尽管REM状态让人接近精神病发作、尽管睡眠第4期更虚拟出一种脑死亡状态,但是一定要坦然面对这种“小死”——毕竟,人无“小死”,必无大活。

国家地理中文网 2019-03-21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