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椎管狭窄网 繁體中文 |加入收藏
 
   
首 页 临床治验 康复保健 专家答疑 病症知识 相关病症 医学百科 联系我们
如何应对心脏病发作?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MELINDA BECK

脏病发作后幸免于难的最佳方法是什么?以下这些建议听上去非常简单:

1. 识别发作的症状。

2. 拨打紧急救助电话“911”。

3. 在等待急救人员到来时嚼服一粒阿司匹林。

尽管如此,美国每年仍有133,000人死于心脏病发作,另有300,000人因突发性心脏停搏丧命,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及时获得救治。

在美国所有与心血管疾病抗争的行动中,曾担任美国心脏病学会主席的拉尔夫•布林迪斯说,“这是我们的致命弱点,也是取得进展最小的领域。”

心脏病发作症状出现之后,患者如能在一小时之内赶到医院最有利。然而,平均而言,他们往往要两至四个小时才到达医院,有些患者甚至耽搁了几天之后才寻求治疗。患者延误求医原因不一,有的是因为没有认清状况,有的则是怕万一自己并无健康危机而去求医显得可笑。

耶鲁大学护理学院研究员及耶鲁心脏病研究中心主任安吉洛•阿隆索说,“我们都有这种不是确有必要不去麻烦医生的想法。”他还认为,社会责任也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如果你问人们如果产生无法忍受的胸痛时会怎么做,他们会说‘我会打911。’但是当面临紧要的事情时,比如说正在开会或者有不能缺席的活动时,人们就会觉得很难抛下所有事情(去医院)。”耶鲁心脏病研究中心正在调查心脏病发作的患者为什么不及时求医的原因,研究人员希望能有2,300名心脏病发作幸存者帮助其完成一项在线调查。

心脏病发作的学名为心肌梗塞,通常在冠状动脉发生阻塞、导致心肌局部失血时发作。医生可采用药物或者心导管插入术疏通血管,但是疏通所花的时间越长,坏死的心肌就越多。“时间就是心肌,”心脏病科医生如此说道。即便首次心脏病发作并不致命,受损的心肌也可能会引发充血性心力衰竭。据美国心脏病协会的数据显示,这也是19%的45岁以上男性患者和26%的45岁以上女性患者在首次心脏病发作一年内便去世的原因之一。

严重的心肌损害本身就是非常糟糕的。它能扰乱心律、引发心脏停搏(即心脏泵血功能停止)。在这个关头,患者的生命只能维持几分钟时间,除非身边的人或者医护人员使用心脏复律除颤器或者实施心肺复苏术帮助其心脏恢复跳动。

心脏停搏发生时往往没有预兆。密歇根大学在2010年展开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医院外出现心脏停搏状况的患者中,只有7.6%的人最终能够挺到出院,这个比例30年来几无变动。

识别发作症状

就大多数心脏病发作病例而言,患者确实会表现出一些征兆,但这些症状可能会令人不解。典型的“好莱坞电影中的心脏病发作”──神情痛苦地按着胸口──只是其中一种症状。现实中,胸口的挤压感、紧缩感或压迫感可能会更为强烈。这种疼痛感可能会往下扩散至左臂,往上扩散至下颌或是后背肩胛骨间这片区域,这种情况在女性患者中尤为常见。一项研究发现,71%的女性患者会表现出一些类似流感的症状而根本没有胸痛感。

此外,男性和女性患者都可能会出现消化不良、恶心、头晕、多汗、稍加活动便呼吸急促以及强烈的疲劳感这些症状。

阿隆索博士说,“心肌停止收缩的人经常会感到非常疲劳,因此他们常常会躺下休息一会。这可不是个好主意。他们可能再也不会醒来。”

阿隆索博士研究患者在心脏病发作期间的行为已有40年时间。他指出,患者在家会比在办公室时延误更多时间去求医。他说,当你在家时,“你拥有更多可以利用的资源──有床可以躺下休息、有最喜欢喝的饮料或者最心爱的可口食品。如果是在上班的话,你可能会更快离开办公室。”他还将一段关于心脏病发作延误治疗的谈话命名为“谁会去喂金丝雀?”

布林迪斯博士说,“感谢上帝,我们还有配偶。如果由患者自己处理的话,真是不知道他们绝不会去求医的情况会有多少。”他说,曾有一名心脏病科医生同事觉得自己正在发作心脏病,于是在楼里跑上跑下为自己做心脏压力测试。事实证明他确实是心脏病发作。

有些患者会打电话给医生讨论他们的症状,但专家认为这只会浪费更多时间。即使你只是怀疑自己有可能是心脏病发作,也要尽快寻求帮助。心脏病学家珍妮特•莱特说,“确诊是否是心脏病发作需要技术娴熟的医生、护士、实验室技术员的参与,而且往往还要动用一些影像诊断技术手段,因此你绝不可能自己在家就做出诊断。”莱特是美国健康与公共事业部发起的 “百万心脏”行动的执行总监,该活动的宗旨是在未来五年防止100万起心脏病发作及中风病例发生。

拨打“911”

多项研究显示,一旦决定了去急诊室,只有50%的心脏病发作患者会选择拨打“911”坐救护车去。在耶鲁心脏病研究中心的研究中,迄今为止41%的受访者表示由他人驾车送往医院,13%的人则是自己驾车前往。

阿隆索博士称,一些患者表示担心叫救护车的费用,其他人则表示让邻居看到自己躺在轮床上被抬走会觉得难堪。

但是,拨打“911”确实有很多重要的优点。万一患者心脏停搏,急救技师可以对其实施心肺复苏术或者使用心脏复律除颤器,有些急救技师还可以进行静脉输液和给药。急救技师还可以操作心电图测量心脏受损的范围,然后通知医院准备好适当的医疗器械备用。这可以大幅缩短“就诊至接受球囊扩张时间”,即心脏病发作的患者一开始到医院至医生着手为其疏通阻塞的动脉的时间。

布林迪斯博士说,“被救护车送来的患者会受到医疗人员不同的对待。”如果你确实要自己去医院,一定要告知“我想我是心脏病发作!”以便立即引起医护人员的注意。

服用阿司匹林

服用一片成人剂量的阿司匹林确实有效果,因为它可以预防血栓形成并有可能保持动脉局部畅通。嚼服比吞服能使药丸更快溶于你的血液之中。只要药片没有裹药衣,任何品牌的阿司匹林都可以。Tylenol(泰诺林)、 Advil(雅维)及其他不是以阿司匹林为主剂的止痛药则达不到同样的功效。

如果你有心脏病史或者出现心脏停搏的风险较高,那么购买一台家用心脏复律除颤器(价格在1,200美元左右)也许是个明智之举。也曾担任美国心脏病学会主席的道格拉斯•齐佩斯说,“心脏停搏能够夺人性命。家里备一台(心脏复律除颤器)是一个非常实惠的保险之举。”

正确的康复措施

遗憾的是,要在心脏病发作时幸免于难并不是迅速赶到医院就算万事大吉了。

提供锻炼和节食计划的心脏康复项目、相关知识辅导以及互助团体能够降低心脏病发作的风险。很多医院都设有此类项目,但是参与者很少。据一项研究显示,享有联邦医疗保险的心脏病发作幸存者中,只有14%的人注册了此类项目。

个案:来自心脏病发作患者的故事

她的症状遭到忽视

与男性相比,女性在出现心脏病发作症状时往往等待更长时间才求助,这一部分是因为她们不想制造麻烦,一部分是因为她们要做的其他事情太多,还有一部分原因则是当她们确实向医生求助时却遭到医生的忽视。

2008年,58岁的加拿大维多利亚市居民卡洛琳•托马斯便遭遇了所有这三种情况。有一天,她像往常一样早晨外出散步时出现了心脏病发作的典型症状──“胸口产生剧痛、恶心、冒汗、左臂疼痛”。

托马斯回忆道,“我靠在一棵树上,心想‘这最好别是心脏病发作,我可没有时间生这种病。’”那时她在一家医院的通讯部门工作。

随后她还是去了医院急诊室,但被告知检验结果正常。她回忆说,“医生说,‘你恰好属于胃酸反流人群,去看看家庭医生吧。’我尴尬极了,我感觉自己好像浪费了他们五个小时的时间。”

接下来疼痛感又重新出现、后又消退,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几天时间。托马斯预约了家庭医生,但认为并不着急。她说,“我认为不可能是我的心脏出问题,因为一个拥有医学博士学位的人刚刚告诉我不是。”

后来,她按照早前的计划去渥太华探望母亲,但在返程的路上,胸痛愈加严重。她在机场时心脏病又发作了两次,在五小时的返程航程中再次发作了两次。她并没有告知乘务人员,她说“因为我不想小题大做。”

当她在午夜过后抵达温哥华时,她已经虚弱地走不动路,几乎无力再搭乘飞往维多利亚的中转航班。她说,“我不停地想,只要我能到家就好了。”一名机场工作人员用轮椅把她送到她的车旁,而“我一路上在不停地表达歉意。”最后,她花了20分钟时间才恢复力气开车回家。

第二天上午到医院后,医生说她的左冠状动脉前降支99%发生阻塞。由于该部位的阻塞危及生命的几率非常高,它又被称为“寡妇制造者”。

托马斯说,“注意他们并没有把它称为‘鳏夫制造者’。”她后来了解到,如果男性出现了她第一次就医时出现的那些症状,被留院观察的时间往往要长得多。

自那以后,托马斯在梅奥诊所(Mayo Clinic)参加了一个针对女性心脏病幸存者的领导力培训项目,并开通了博客myheartsisters.org为女性提供心脏疾病方面的辅导。

托马斯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一些研究情况。例如,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的一项研究显示,女性在心脏病发作期间遭到误诊被从医院打发回家的概率比男性高七倍。此外,美国心脏病协会2005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8%的家庭医生和17%的心脏病科医生知道自1984年以来,每年死于心脏疾病的女性都比男性多。

当然,女性自身也要承担一些延误治疗的责任。托马斯说,“她们常常会想,‘好,等接完孩子、完成那份报告、把烤盘放进烤箱后再打电话给医生吧。’”

托马斯强烈建议大家要多加注意自己的身体和直觉。她说,“身体不对劲时你自己会知道,这是我以前所没注意到的。很好的检验方法是,问自己‘如果你心爱的人正出现这些症状,你会怎么做?’”

公共健康事务官员也表示,医生需要更加关注女性的心脏健康问题,还要注意他们对非心脏病发作而来求医的患者的态度。

“百万心脏”行动的执行总监莱特就说,“我们需要引导医疗工作人员说些‘你并不是心脏病发作,不过我们还是很高兴你来到这里,你可以做这五件事以防未来心脏病发作’这样的话。”

心脏病发作使他的记忆一片空白

在医院外突发心脏停搏的患者,只有不到8%的人能够挺到出院。詹姆斯•威尔逊就是其中一名幸运儿。

1999年,时年41岁的律师威尔逊是驻扎巴黎的美国海军后备队现役中校。有一天,和妻子坐在开往莫奈花园的公交车上时,他突然对妻子说 “我觉得不舒服”后随即倒下。

公交车司机为他进行了嘴对嘴人工呼吸心脏复苏帮助他恢复了呼吸,其他乘客则通过心肺复苏术帮助他的心脏保持跳动。急救技师赶到后,用心脏复律除颤器对其心脏实施了两次电击,他的心跳这才恢复正常。

尽管如此,威尔逊的大脑依然缺氧数分钟时间。他昏迷了三天时间,随后被送往德国的空军医院,后又被救伤直升机送往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

该医疗中心的医生不能确定什么因素导致了威尔逊的心脏停止跳动,这也是突发性心脏停搏的常见问题。他们怀疑可能由电气干扰引发,在他体内植入了一个内置式心脏除颤器以防他的心脏再次停止跳动。

据威尔逊称,更大的问题是,脑部缺氧导致他的大脑额叶如医生所描述的那样“空白如洗”。因此,与处理心脏问题相比,他需要花更多精力来使大脑重新运作。他丧失了这次事件的记忆,也不记得住院甚至是在巴黎的经历,后来他打电话给他两年前工作过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索取自己的信息。

沃尔特•里德医疗中心的医生称,威尔逊重新从事律师工作的可能性为1%,但是他再次战胜了重重困难。经过四个月恢复记忆功能的治疗之后,他获准重新从事律师工作。时至今日,他的脑海中依然有一些记忆碎片,但他不能确定那真的是他对巴黎生活的记忆还是源自电影或杂志的记忆。

什么因素导致威尔逊的心脏停止跳动依然是个谜。迄今为止,他的内置式心脏复律除颤器还没有派过用场,而且他常常进行10公里跑以保持身体健康。他的父亲在几年前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他说,“我只希望它千万不要发生在我的儿子或女儿身上。”2012-05-02



站内搜索: